元尊在线 > 神殉:羊图霸业 > 第二百零二章水法篇(1)

第二百零二章水法篇(1)

    墨乞儿鄙视的眼神瞅一眼岩石,扭头继续看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家伙!和谁这么说话呢!不想报仇,不想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石一个毛栗子捶在墨乞儿脑壳上,瞪了他一眼,气鼓鼓的撞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吃痛,捂着脑袋,嘴里嘟囔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给我报仇?真给我出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有点兴奋,一下抱住岩石的手臂,仰脸瞅着岩石,等待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凭什么帮你,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石打开墨乞儿的手,装作不屑的样子,故意扭头不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帮我,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?谁要你呀?毛孩子一个,你会什么,文不成,武不就,跟我混,拉到吧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岩石故意气他的,心里直想笑,这家伙还想跟我混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都在混日子,好不好,不过岩石可不会说,日后的事谁知道呢!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今天,也让他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,这个世界太大,那个人太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复仇,很难很难,或许凭自己一个人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一群人呢!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皆有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!我知道你缺人,我可是人才,懂不?人才!做大事可以不拘小节,可要是没人,能做成什么!人才是一切的根本!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一点也不生气,就像一眼看穿了岩石所想,大言不惭的自夸自卖。

        脸皮厚的踹一脚都不带变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岩石憋不住笑出声来,一把搂住他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路还长着呢!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慢慢来吧,不急于一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!可我看到他就来气,特别是他抢到宝贝的时候我更来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盯着外面的墨灵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墨灵儿已经探手去取那本金册,兴奋,得意,一进来就得到了这样的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说我纨绔废物,烂泥扶不上墙!

        等我拿到这样的东西,谁还敢跟我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说话的底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    水浪拍岸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册上金光涌动,如同一个巨浪,一下把墨灵儿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灵儿失声尖叫,因为他坠落的方向是湖中,只要落在水里,他就甭想再起来,所以惊恐万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嗤嗤

        岩石突然看见,墨灵儿坠入的湖面到岸边的地方,突然一条又一条的墨线横贯,就像一座桥一样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一座墨线搭成的桥稳稳地接住了墨灵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牵线搭桥,她也来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墨乞儿顿时攥紧了拳头,身体绷紧,难以抑制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岩石轻轻拍了拍墨乞儿的肩膀,示意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又有人来,还是墨乞儿熟悉的人,看他的样子,绝对也是有着不寻常的故事在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墨灵儿在惊叫声中沿着墨线搭成的桥滑到了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妇人接住了他,搂着他心疼的虚寒问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啊!别怕!为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呲

        水三十七一击水刀劈碎了和他对战的墨灵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墨灵儿立刻化成墨色烟气飘散开来,倒是让水三十七啧啧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手段的确了不得,不是分身却胜似分身,有着一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三十七抬头看看墨灵儿娘俩,根本没放在眼里,缓步走向那本金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别动,那是我儿看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喊打喊杀,但是同样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霸道,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她说出这句话就代表了必须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预定了的,谁也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金口玉言一样,只要说出来,就一言九鼎,必须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水三十七要去拿金册时,一个身影已经站在他对面,一柄墨色长剑从下往上撩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手之狠绝,无与伦比!

        若果水三十七还要低头去拿金册,绝对是自己撞向这柄墨色长剑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死一生的一剑,想要活命就必须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活命的机会就得一丝,你若不把握住,也不要怪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所谓心狠手辣,最毒妇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自然就是墨灵儿的娘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个儿子,她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跟着来,就是怕儿子吃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溺爱,无所谓的,她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愿意为这个儿子弄来一切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月怀胎,为娘一声,就因为他叫自己娘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要把最好的给这个叫自己娘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时也觉得这家伙不靠谱,可那又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背靠大树好乘凉!

        有墨家,还有自己娘家,还需要怕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好了,给他一世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要是敢争,老娘弄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水三十七已经府身,眼神看到墨色长剑,居然没有要起身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艺高人胆大,富贵险中求!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眼里,这样的一个嚣张的女人根本够不成威胁。